News

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新闻中心 —

再发高管调动令 负责生产运营的周帆能提升周黑鸭的业绩吗?

在宣布执行总裁“调动令”的几天后,日前,周黑鸭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周黑鸭”)发布高级管理层调整公告称:生产运营首席官程容然及公司市场开发中心总监周帆将作为高级管理层成员对公司的发展作出贡献,白东升于2019年5月24日终止担任本公司市场开发中心负责人。此次的高管变动,能给周黑鸭带来实质性的改变呢?对未来业绩的影响有多少呢?对于运营层面高管的接连调动,也可看出该公司当下运营层面压力巨大。而事实上,周黑鸭所面临的压力远不止于此……

再现人事调整,周黑鸭已错失行业红利

在运营层面上,周黑鸭可谓是“鸭力山大”。

日前,周黑鸭发布高级管理层调整公告宣称,生产运营首席官程容然及本公司市场开发中心总监周帆将作为高级管理层成员对本公司的发展作出贡献。与此同时,白东升于2019年5月24日终止担任本公司市场开发中心负责人,于调整后不会于本公司及其附属公司担任任何职位。

记者获悉,几天前,周黑鸭刚发布了人事调整公告称,基于身体原因,郝立晓于2019年5月16日起辞任行政总裁。

除了人事调整,周黑鸭近来还负面缠身。此前,沽空机构EmersonAnalytics曾连续两次发文直指周黑鸭门店存在刷单问题。3月15日,又有媒体曝光称,周黑鸭江西南昌一门店仍在售卖超过公司规定售卖期限的产品,周黑鸭陷入一片质疑声中。

其实,周黑鸭的经营压力更在于业绩的下滑。周黑鸭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营收32.12亿元,同比下滑1.2%,实现净利润5.4亿元,同比下滑29.1%。这是自上市以来周黑鸭首次出现营收、净利润的双下滑。

快消行业专家朱丹蓬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周黑鸭频繁人事调整是因为周黑鸭当前业绩压力很大,加上数据造假等新闻不断,这对于上市公司影响非常大,公司不得不走马换人。

对于收入下滑的原因,周黑鸭表示,市场竞争加剧令公司线上渠道收益减少4180万元,来自分销商的收入减少2300万元。至于净利润的下滑,公告显示,由于行业供需关系紧张以及门店网络和产品不断扩展,2018年,集团面临原材料成本、租金及劳动力成本上涨的巨大压力。

对此,朱丹蓬坦言,周黑鸭的问题在于单纯的直营模式发展使其无法赶上鸭脖行业发展的红利,无法支撑起其上市公司的身份。

确实,周黑鸭一直以来都只有直营模式的线下门店,且数量不断扩张。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周黑鸭全国自营门店数量达到1288家。朱丹蓬称,直营模式本身并没有问题,实际上,直营模式比加盟模式更好进行产品质量的把控。不过,直营模式对急需规模扩张的企业则很不利,况且,消费者也并不了解直营模式的优势。现实是前几年煌上煌、绝味鸭脖等品牌不断跑马圈地使得坚持直营模式的周黑鸭错过了行业扩张的红利。

朱丹蓬补充道,周黑鸭所在的鸭脖行业已经处于成熟期,周黑鸭自身发展条件也比较成熟,完全可以选择离大本营较近的市场,例如湖南、湖北放开加盟,实行加盟和直营双轨制从而实现扩张。但是,周黑鸭一直坚持直营,究其根本是公司运营灵活性太差。

产品结构单一,周黑鸭突围希望渺茫

已错失行业红利的周黑鸭未来的发展前景如何?

除了直营模式单一,周黑鸭前进过程中最大的拦路虎在于产品结构的单一。数据显示,2018年周黑鸭的鸭及鸭副产品业务实现营收28亿元,在公司总营收中的占比为87.3%,其他产品实现营收4.08亿元,占比12.7%。

对于周黑鸭最大的竞争对手绝味鸭脖,记者发现,2018年绝味鸭脖业务包括鲜货业务、包装产品、加盟管理等,其中,鲜货类产品中包括禽类产品、畜类产品、蔬菜产品、其他产品等。可见,绝味鸭脖的产品线比周黑鸭丰富。

而周黑鸭也曾探索过一些其他的产品,例如,去年8月,周黑鸭曾推出小龙虾产品,今年4月份,周黑鸭又宣布与韩国美妆品牌谜尚达成跨界合作推出了限定彩妆套盒。

不过效果并不理想。朱丹蓬坦言,小龙虾是社交属性很强的食物,这和周黑鸭盒装冷食的消费场景并不一致。而美妆套盒和周黑鸭产品的调性更是不同。这些只能给周黑鸭带来短暂的话题性,并不是其新的带来盈利增长点。

而已经错过了鸭脖行业发展红利的周黑鸭又无法找到新的盈利增长点,未来发展着实堪忧。朱丹蓬感叹道,目前消费者对腌制类、卤制类产品已经出现消费疲劳,鸭脖行业未来发展的机遇很小。周黑鸭产品单

关于周黑鸭

周黑鸭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生产、营销及零售休闲熟卤制品企业? ,主营业务为卤鸭、鸭副产品,卤制红肉、卤制蔬菜、卤制家禽及水产类等其他产品? 。目前产品包装形式主要有气调保鲜包装、真空颗粒包装 。于2016年11月11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

Tel
Mail
Map
Share
Contact